安徽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工程机械

紧盯GDP增速不如多关注经济结构调整

2021年11月17日 安徽机械设备网

紧盯GDP增速不如多关注经济结构调整

国家统计局16日发布一季度国民经运行情况各项统计数据。一季度GDP超12.8万亿元,同比增长7.4%,与全年7.5%左右的增长预期略有偏差。一季度经济增速创近年来新低,于是有人据此对中国经济短期波动表示担忧。但是,仅依据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就得出宏观经济运行“偏冷”的结论未免过于片面。

从经济数据来看,一季度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盛来运表示,增速放缓主要是由于外部环境复杂严峻、政府主动调控、“三期”叠加共同作用的结果。原因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外部环境仍然复杂严峻;二是我们国家正处在“三期”叠加阶段,即经济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是政府主动调控的结果。

经济增长仍在合理空间

国家统计局数据还显示,一季度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比去年同期上涨2.3%,表明当前我国物价总水平基本符合宏观调控预期,与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也为更深层次的改革提供了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

在刚刚闭幕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李克强总理强调,不会为经济的一时波动而采取短期的强刺激政策,中央政府更加注重中长期发展,努力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教授在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季度数据表明我国总体经济运行平稳,GDP增长在合理区间,不必要采用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

今年一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速7.4%。这样的速度虽然创下6个季度来的新低,但与去年一季度相比只下降了0.3个百分点。

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国告别两位数增长时代已有数年。2007年GDP增长率曾达11.4%,今年一季度是7.4%。两相对比,经济增速比数年前下降了不少,但经济总量却在显著增大。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对媒体表示,7.4%的GDP在合理区间之内,零点几个百分点的确不需要纠结,因为我们不是在危机的情况下。经济有自己的规律,特别是季节性因素的影响,涨涨跌跌零点几个百分点并没有包含趋势性的任何信息。

主动调控谋求理性发展

近来,中国经济降速失控的“硬着陆说”和局部风险全盘化的“崩盘论”等唱空声又不绝于耳,但事实证明,外界的评论并不会对我国经济基本面产生根本性影响。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一鸣指出,世界上多个经济体在经历了二三十年的高增长期后,都会进入一个减速高概率区间,其中大部分的经济增速落到4%以下。如此看来,中国经济有当下的增速并不容易。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债券分析师姜超也表示,GDP统计口径应该有了些调整,跟去年比工业降幅很大,从各个产业看,GDP降幅至少应该有0.4个百分点,但此次公布在7.4%,可能有很多服务业被技术调整了。

今年以来,我国各级政府加大了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也增强了环境污染治理的力度,一些地方宁愿把经济增速降下来,也要追求绿色发展、追求可持续发展,这是值得鼓励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表示,目前我国经济处在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具备很大的发展空间和很好的发展条件,但是如果始终按照低水平、高代价的模式快速扩张是没有出路的。所以我们需要积极推进中国经济发展由过去的低水平扩张转到质量效益型的发展,向一个更高水平、更小代价、更可持续的发展模式跨越,这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现代化是非常重要的基础,而我国经济要实现稳中求进则要面对更多严峻的考验。

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的质量从2013年开始正在逐步提升,比如当前就业情况依然良好。来自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1至2月,我国城镇新增就业199万人,较上年同期增加8万人;同比增幅达4.2%,比上年提高了5.2个百分点。

主动降速,体现出我国的经济发展取向更加理性、宏观调控手段更加娴熟,这表明我国既能够让经济增速放缓,更能让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这是我国当前宏观调控的基本要求,也是中长期政策的基本取向。

调结构,挖掘经济发展潜力

对于目前的宏观经济情况,结构调整的压力就是真正的压力。今年一季度GDP增速放缓至一年半前的水平,也说明决策层有意实现从投资拉动的经济发展转向服务产业、消费主导型经济。

有学者称,以简政放权入手的重点领域改革取得了进展,未来消费领域的潜力仍将进一步释放,城镇化将加速推进,在云计算、基因工程等方面,我国还有新的产业增长点。

另外,中东西部发展的不平衡也给区域发展提供了回旋余地,中西部承接东部的产业转移,并且改变了过往单个企业转移的情形,开始出现园区转移。

盛来运表示,跳出来看的话,中国经济就不是那么悲观,虽然短期有波动,但是从中长期角度来讲,还是以7%—8%的速度在增长,增长速度回落是符合规律的,同时有利于调结构、转方式。

尽管一季度GDP增速放缓,但是多数专家认为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格局没有变。说到底,观察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与其紧盯GDP增速高低,不如多关注经济结构调整的进展快慢。